生活

地铁保险费率暴涨国际分保定价权旁落

2019-06-13 15:12: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地铁保险费率暴涨 国际分保定价权旁落

一次巨额赔付的发生将导致行业保险费率大幅攀升,这则保险业常规的范例是地铁项目。 继去年7月上海地铁四号线发生巨额赔付后,国内各大保险公司开始大幅提高地铁项目的保险费率,但上涨后的费率仍与国际再保人的要价相去甚远。 “上海地铁的保险大部分做了分保,因此终蒙受损失的还是国际再保人,很可能一次就吃掉了他们十年来在中国这一领域的利润。”一位国内再保险业内人士称。 随后,国际再保人显着提高了再保费率。尽管这位人士对国际再保人的要价仍颇有微辞,但定价权掌握在他人手中,国内保险公司甚至只能贴钱做分保。 地铁保险费率狂涨 上海地铁四号线渗水事故是国内地铁项目保险迄今为止的一笔赔案,也成为这一轮地铁项目保险费率涨价的导火索。 知情人士称,四号线渗水事故的理赔工作已接近尾声,理赔工作小组目前评估出来的事故地段重建费用约5亿多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加上未分保的5000万元第三者险,承保的四家保险公司-平安、人保、太保及大众须赔付5.5亿元以上。 不过,此地铁项目保险大部分实行了分保,终进行赔付的将是国际再保险公司。“由于部分条款不明晰,再保人现在还没有赔付,但终这笔钱的绝大部分将由他们来付。” 尽管数亿元的赔付对国际再保人来说并不多,但“这可能已经吃掉了他们十年来在中国这一领域的利润。”因而,上海地铁四号线事故发生后,国际再保人对地铁项目的再保费率大幅提升,这导致地铁项目保险费率也大幅上扬。 去年8月,普遍的市场费率约在0.2%-0.35%之间,而到了年底,广州一条地铁项目的建工险保险费率已经达到了0.7%-1%,比数月前高出了三倍。由于广州地铁方面没有预期到费率上涨如此快速,保险预算不足,终只选择了部分风险较大的标段分割投保。 今年4-5月间,北京一条新的保额70余亿元的地铁项目进行招标,人保、平安和太保三家公司参与竞标。“我们就这个项目询问国际再保人时,他们给出的费率是1%。”参与此项目的一位国内保险公司人士说。 但北京地铁公司对此费率水平表示无法接受,如同广州地铁,他们在工程预算中的保险预算不足,只能接受0.5%的费率水平,与国际再保人的要价相差一倍。为此,人保、平安、太保三家私下订立了“攻守同盟”,决定不降价承保。 这个同盟不久就瓦解了。业内人士称,人保、太保与北京地铁公司达成了协议,按0.5%的费率水平承保,其中人保为主承保人,获得40%-50%的保险份额;太保获得20%-30%的份额,而平安及其他公司分别获得了不足5%的份额。同时,保险合同附加了30-50万元的免赔条款。 贴钱做分保 此时,人保和太保这些获得较大份额的公司开始面临分保的困境。“我们只有3%左右的份额,这种风险可以自己承担,干脆就不分保了。但人保和太保那么大的份额,没人敢不分保。”一家参与此北京地铁项目的再保人士说。 知情人士称,人保与太保以超赔的方式按1%的费率分保给了国际再保人,并设定了一个赔付金额。“比方说,2亿元以下的赔付国际再保人不必承担,赔付金额为10亿元。” “这样的条件已经是非常优惠了。有免赔额和赔付限额,再加上2亿元以下不赔的超额条款,国际再保人仍然要求以1%的费率分保。这只能说明,他们在上海地铁四号线巨额赔付后,急切想扳回以前的亏损。” 显而易见的是,在再保费率高于承保费率的情况下,国内保险公司已经无利可图,甚至是在贴钱做分保。“这样的情形不仅在地铁项目上发生,在其他大型工程保险上也时有发生。国内市场恶性竞争的局面时常出现,承保费率普遍低于国际再保市场。之所以这样的业务也做,是为了有一定的现金流流入。”国内再保人士说。 同时,国内再保人士对国际再保人也颇有微辞。“国际再保人对国内的情况还是不了解,总是要求按国际费率水平分保。但中国有自己的一些实际情况。”他举例说,如电厂项目的保险,国际分保费率高得出奇,但国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赔付。 定价话语权旁落 可是,在这种“国际再保人不了解中国实情”的托辞背后,是国内再保人在国际分保时定价话语权旁落的窘境。 “任何一家保险公司都不可能不分保,这既有偿付能力的限制,也有保险公司自身经营安全的考虑。但对于国际再保市场的费率,中国公司几乎没有话语权。”国内再保人士称。 国内惟一的一家专业再保险公司-中国再保险集团,尽管享有法定分保的特权,但由于资本实力远弱于国际再保巨头,专业技术水平相对落后,在分保过程中一般是遵循国际再保巨头的定价及分保条款。 出于对这种定价权旁落状况的忧虑,保监会曾有过设想,在国内保险公司之间建立一个自己的再保市场。由于国内再保承保能力有限,业内人士称,实现这种设想仍属远景目标。 而国际再保人给出的依据是,他们有足够的专业能力和技术来评估风险。“我们具有强大的专家团队、多年的保险经验,因此我们可以做出合理的定价。”慕尼黑再保险大中华区兼东南亚CEO董悟熹(UlrichTrumpp)说。 同样,正努力申请国内再保险牌照的通用电气(GE)保险集团董事长RonaldPressman也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与国内业界分享我们在保险风险分析技术上的成果,分享我们在险方面的成功经验。” “他们是希望借此对国内再保人进行教育,要我们接受他们的技术理念。只有我们接受了他们的技术理念,才可能转而向投保人传达这些知识,他们设定的分保费率才可能为国内业界真正接受。”一位参加慕尼黑再保险公司中国展会的国内再保人士说。

macc
嗜酸性蜂窝织炎
seo外链怎么做效果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