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千帆过尽后的宠辱不惊孙周懂得了选择

2019-06-08 20:51: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南生物谷产业发展
云南生物谷科研创新
灯盏花产业领航者

孙周来自知识分子干部家庭,较早接受文艺启蒙,在同期的导演中可算是先行者。但他面对着由青春至壮年这一段怀才不遇、止步不前、风头浪尖不再的苦闷、彷徨、自我否定和解构、重构,幸运的是,他总能再转回到焦点位置。作为电影人,只要把片子做好,其他与我们无关。这是孙周做电影的基本态度,也是他理想的境界。

淘气的童年

孙周出生在山东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弟弟,小他两岁的弟弟是演员孙淳。在文艺生活只有八个样板戏的年代,身为外交官的父亲会从国外带回来贝多芬的音乐、经典老电影给三个孩子欣赏。

作为长子的孙周从小就对事物有自己的主见,不随波逐流,童年的他有着超越同龄人的动手动脑能力。孙周的母亲曾经回忆起他的动手能力:他小时候独立活动比较多,特别喜欢动脑研究一些东西。像大人给他买的玩具,他总是琢磨着怎么把他拆开,而且每次他拆开后还能修好。弟弟孙淳也提到过哥哥从小就热爱做航模:我哥从小还有一绝就是做航模,平时没事只见他老对着那些航模飞机、轮船的图纸发呆。为了把模型做得更完美一些,他竟偷偷把图书馆准备做书架的上好白松木弄了出来,直接拿锯锯了变成了大大小小的船模!这次淘气被家长发现后,当然少不了一顿教训。聊到这件事,当时14岁的孙周也因为这次机缘发现了对他日后影响深远的巴尔扎克的书:这本书还是从院里图书馆偷的,就藏在床底下一点点地读,那时年纪太小,看了也记不住,等到二十几岁再回来重看时,才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在孙周15岁的时候,父亲从国外带回了一架相机。孙周对相机爱不释手,不久就琢磨明白了怎么使用。从此,他爱上了摄影。后来应征当兵时,摄影这门手艺还帮助了不够入伍年龄的他顺利入伍,并且进了部队的宣传队。

苦乐的导演生涯

在部队那几年,孙周凭着小时候琢磨相机的毅力成为了一名专业摄影师。退伍之后,顺利地进入山东电视台当编导,并且担纲了电视剧《武松》的摄影师。1983年,孙周执导的首部电视剧《今夜有暴风雪》一举成功,在当年的中国大地风靡一时。但孙周在电视剧事业蒸蒸日上时却激流勇退,去北京电影学院学习导演专业课程。1986年底,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孙周孤身一人来到当时在业界赫赫有名的珠江电影制片厂,开始了他苦乐参半的导演生涯。刚到珠影的孙周很快拍了《心香》、《给咖啡加点糖》等片。

时光穿梭,慢慢地,孙周认识到珠影的不同之处。当时的广州是经济发达地区,人们更看重是你有没有挣钱的能力。在这里,没有人因为你原来名气有多大,出过多少厉害的作品而特别照顾你。你得有活干,有事做,做出点东西,为自己挣钱,也为社会创造了价值,别人才觉得你是有用的,否则会被人认为混日子。因为没有人愿意投资,有一段时间孙周生活得很拮据,一天只能吃一顿5元钱的煲仔饭,还要把煲边刮得干干净净。

1992年,好奇心促使孙周接下了一个牙膏广告,这一开始拍广告就是8年。这8年里,孙周前后还写了10个电影剧本,但是这些剧本全部因为各种原因搁浅了。虽然远离了电影圈,孙周却从不抱怨,他用作家沈从文说过的一句话鼓励着自己:不让我说我可以不说,但不代表我没有这个能力。从开始的抵触到慢慢地接受并且爱上拍广告,孙周说:拍广告让我长期紧张扭曲的神经松弛下来,远离政治,非常单纯,也很有成就感。像我的几个广告都拿了广告大奖。每次都是别人打告诉我的,这也总能给我一点意外的惊喜,蛮快乐的。

1998年,孙周受陈凯歌的邀请出演《荆轲刺秦王》里面的太子丹。在片场,陈凯歌和巩俐这两位老朋友都劝他重回电影圈。很快,孙周在朋友们的支持下拍了《漂亮妈妈》,巩俐更是用低价出演的方式为孙周加油。这也开始让孙周认真地地审视自己:今天既然我回来了,我就要很认真地对待电影,我是那么钟爱它。

格纹黑色西服套装 黑色休闲鞋 新品未定价/均为Z Zegna 白色衬衫 新品未定价/Boss

一根筋性格

在孙周的老友眼里,他是一个很感性的人,不论工作、生活、交友、处世,都凭自己的性子,不太肯迂回跟折中。孙周自己也说:我挺倔的,挺一根筋的。认准了之后就打死不回头,要喜欢那件事,非得把它做到心坎里,做到满意。有时为了写一个剧本,为了想明白一个问题,我可能一整天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去想。每写一个剧本,我总希望有点新的发现。比如《周渔的火车》,这个剧本大概做了六个月之后,差一点我就放弃了,就是因为有一个坎我逾越不过去。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就会有很大的失败感,因为我太看重它了。有时候剧本搞得很好了,已经可以拍了,但是我仍会放弃它。

这个曾经被陈凯歌形容为运气不好的导演的人,也开始慢慢地学会了接受了游戏规则:选演员的话,如果是文艺片可能变得很简单。我就会选择那些有表现力的演员、恰当合适的。但是在商业片的制作上可能还有些不同,就是除了这样的选择作为前提之外,制片人还会提出演员的市场价值啊等等这些判断。这方面我必须尊重一个市场的游戏规则,尽可能地去适应这样一个方法。当然话说回来,一个成型的偶像式的演员,他也一定是富有才华的,否则他不会做到这一点,在这点上我觉得是值得一个导演去尊重的。

遵守游戏规则的人,才能笑到才会赢得漂亮。一直对高科技和外星生物充满了好奇心的孙周终于等来了一直想拍摄的关于外星生物电影的机会,而且是现在时髦的3D电影:我觉得做这种电影需要两个条件;一个是有足够的钱,二是观众开始接受一个假定性的目标来到我们的生活。八十年代的中国拍这样的电影可能吗?我觉得不行,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财力,第二我们技术也做不到。随着我们中国的整个电影市场的繁荣,观众开始有选择性地按着自己的要求去选择电影的时候,现在拍这种类型的电影时机确实比较成熟了。

艺术家的好奇心

孙周的朋友们说他是艺术家性格,艺术家的性格之一就是要对事物保持好奇心。孙周也说自己是个喜新厌旧的人:我始终在寻找一些我没尝试过的东西,我的每一部作品都是不一样的,你很难从我的作品中找到一个相同点。这是我的特点。我永远不会重复一样东西,一旦重复,我就会开始觉得烦。我觉得一个人千万不要患得患失,哪怕自己折了也不要去计算这些东西。

当被问到为什么会设计这样一个外星生物的时候,孙周来了精神:我对于世间所有那些未知的事情都很感兴趣。这部电影恰恰就是表现这种经验的。这样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生物和人类发生关系的时候,是一个很有趣的事情。拍这个关于外星生物的故事除了有趣、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也有自己更深层次的想法。他认为人类想通过与外星人建立联系并且和谐地沟通交往很幼稚。但是人类可以通过外星人看清楚我们自己的本质:因为我们不是同类,我们不可能用我们的智商、用我们现有的能力去度量一个和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生物。也许他们比我们高级很多,也许我们面对他们的时候就是砂砾。重要的还是通过外星生物让我们知道自己是什么。我觉得这个很有趣,当有一个对立面的时候,才是我们人类审视自己内心的时候。可能会因为这个对立面的存在而变得更清楚一些。

导演的

孙周在片场的严格要求在圈内是出了名的。在现场冲突是正常的,当然随着年龄的增大,阅历、经验的增加也会让我变得更淡定一些。我尊重每一个人的意见。其实就是游戏规则大家提前说清楚就行了,我今天坐庄而已。在很多事情上,我们出现任何问题都是正常的,关键就是你需要把自己想表达的东西尽可能地阐释清楚。获得大家的正视,这才是重要的一件事。并且尽可能抓到那些有利于我的大的东西。孙周说。紧接着他又强调在片场的严格其实是因为他作为导演的:作为导演你肯定要对影片负。导演重要的一点就是你要学会选择,并且能够准确做出判断,这是重要的。

科幻电影的制作需要很多人和资源紧密团结起来,有时候甚至是全世界的资源。孙周的3D新片《非法操作》正在紧张的后期制作中,他每周都要去机房看制作进度。说到这里他神采奕奕地直视前方,换了一种期待和爱怜的口气,像谈论未出世的孩子: 这次聘请的是马丁斯科塞斯制作《雨果》时的团队,这个团队获得过第84届奥斯卡视觉效果,为影片的品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天天就希望那个小东西能活起来,能跟人建立起关系。这是我现在全情投入的一件事,每天脑子里都是这些。可能别人看样片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什么,我就不行,脑子里都是各种技术装进去的效果。

孙周

导演。主要作品有:电视剧《高山下的花环》、《今夜有暴风雪》、电影《心香》、《漂亮妈妈》、《周渔的火车》等。其中,《今夜有暴风雪》获中国电视剧飞天奖连续剧、导演、摄影、女主角、男配角、化妆奖;《心香》获中国电影金鸡奖导演、摄影、录音奖、中国政府华表奖影片奖;《漂亮妈妈》获2000年度金鸡奖、政府奖、美国夏威夷国际电影节耐克铂克奖影片、并入围第五十届柏林电影节影展特别首映等。

科幻电影的制作需要很多人和资源紧密团结起来,有时候甚至是全世界的资源。孙周的3D新片《非法操作》正在紧张的后期制作中,他每周都要去机房看制作进度。说到这里他神采奕奕地直视前方,换了一种期待和爱怜的口气,像谈论未出世的孩子: 这次聘请的是马丁斯科塞斯制作《雨果》时的团队,这个团队获得过第84届奥斯卡视觉效果,为影片的品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我天天就希望那个小东西能活起来,能跟人建立起关系。这是我现在全情投入的一件事,每天脑子里都是这些。可能别人看样片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什么,我就不行,脑子里都是各种技术装进去的效果。

科技驱动金融变革未来金融服务将亚运会女子蝶泳以线上为主
中国黄金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进行第六次集体学亚运中国女足赛程习
“一委内瑞拉贬值之前带一路”包括巨大的融会性气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