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杭州今起限牌市民担心温州也会跟风限牌

2019-04-11 07:50: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导语】:杭州今起限牌,高峰时段,温州车没法进入杭州主城区了。不少市民担心:温州是否也会跟风限牌?但对不少市民来说,限或不限,都应该多听取民意,充分权衡利弊。

原标题:杭州今起限牌 市民担心温州是否也会跟风限牌

昨晚,杭州市政府召开一场发布会,有关调整限行和实行限牌。这看似与温州无关,却让温州的不少市民包括交通工作管理者和车商等为之关注。

调整后的限行措施,与浙C车主有着直接关系:高峰时段,咱们的车进不了杭州主城区了。而杭州在全省推出限牌政策,是否会成为温州下一步治堵的风向标?

高峰时段,温州车没法进入杭州主城区了

《杭州市政府关于调整工作日高峰时段区域“错峰限行”交通管理措施的通告》称,从5月5日上午7时起,调整机动车工作日(周一至周五)高峰时段区域“错峰限行”交通管理措施。

浙A车辆仍遵循去年推出的尾号限行政策,而对于浙C等非浙A牌照的车辆,除上述“错峰限行”区域外,还有杭州绕城高速合围区域内的其他高架道路(含匝道以及附属桥梁、隧道),工作日高峰时段一律实行禁行。

“这就是说高峰时段,你们温州车没办法进入杭州城区了。”参加发布的一杭州本地称。

这让经常跑杭州做生意的温州市民姜先生愤愤不平:“这也太歧视了!治堵是好事,但不能因为车辆所属地不同搞不公平对待。”

而杭州市政府在通稿里对此做了笼统解释,大意为经过调查统计,高峰期及平峰期,非浙A车辆占比在10%上下。那名杭州本地基于个人认知,对此作了延伸解释:“意思就是说,外地来杭的车辆比例不小,占用了道路资源,加剧了城市拥堵。”

浙C变成浙A,要等到4月25日

另一个更受关注的焦点问题便是限牌。

按照《杭州市政府关于实行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的通告》,今天零时起实行这一政策。

这份《通告》用16页进行解释,颇为复杂。通俗来说,就是之前买车上牌不受限制,今天开始,通过限制发放牌照进行调控。

《通告》称,杭州全市机动车年净增量达到27.6万辆,增长势头迅猛。为了控制汽车增长速度,杭州市政府给出了一个配置额度,一年内只有8万个名额。换句话说,一年内,只允许增加8万辆小客车,否则不给予上牌。

这8万个有限名额,采取免费摇号和有偿竞价方式取得,分别是摇号产生6.4万个,竞价产生1.6万个。

为了配合这一措施,杭州市政府规定,3月26日零时后,单位和个人的非浙A小客车转入杭州的,必须先取得指标证明文件。自3月26日零时起至4月25日24时止,杭州全市暂停办理小客车转入杭州的变更登记。

这也意味着,一些开着浙C,平时在杭州工作、生活的有车族,想把车辆转入杭州享受政策带来的相对便利,得先等等了。首先,你得等到4月25日24时之后。其次,即便过了这个时间点,你还得取得“指标证明文件”,即你得想办法通过摇号或竞投,获得在杭州上牌的资格,再考虑车辆转入的其他手续。

有市民担心:温州是否也会跟风限牌?

杭州限牌在即,杭州人购车热情空前高涨,一些汽车销售商出现缺货情况。而温州不少车行,抓住了这一商机,纷纷给杭州的经销商调剂车源。

杭州今起限牌 市民担心温州也会跟风限牌

据了解,在治堵层面上,限牌是找不到法律依据的。此前,省政府曾在《草案》中提到“新增牌照额度控制”(即限牌)这一条,但在规定终公布时被删除。而此次杭州市政府出台的限牌措施,套用的是《浙江省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第11条:“设区的市人民政府可根据城市发展规模和大气环境质量状况,采取相应措施合理控制机动车保有量。”

业内人士分析,杭州限牌的主要目的应该是治堵,其次才是治污。由于在治堵的政策层面上找不到依据有纺衬价格
,才借用了治污的条例,达到终目的。

《浙江省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适用包括温州在内的全省各地级市,它在法律层面上肃清了障碍,但其前提是空气质量应该达到不容乐观的地步。从环保部门公布的数据来看,杭州的空气质量处于全省中下游水平,雾霾天更是让杭州市民望而却步,因此套用《浙江省机动车排气污染防治条例》来实行限牌,在客观事实上站得住脚,也能抚慰民众情绪。

但温州的空气质量相对而言,处于全省中上游水平,今年1至2月份排名全省第三,也未预测到短时间内会有恶化趋势。在目前的客观环境下,如果套用防污条例实行限牌,相关人士担心会激发民众不解情绪。

业内人士分析:杭州与温州实际情况不同

一名业内人士分析,杭州在经过限行无解之后二手搪瓷反应釜
,推出限牌,应该是经过多方综合考虑,“可以说是目前治堵措施的一步棋了。”

他认为杭州与温州的实际情况有几点不同。

1、杭州的西湖等重点旅游景区集中在城区,本身车流就大,交通压力繁重。而温州的主要景区如楠溪江、雁荡山等分布在县(市),对主城区的交通压力影响不明显;

2、杭州的政治、经济、商贸、教育、医疗等城市功能过度集中在老城区,难以改变。而温州正在向龙湾、瓯海拉大城市框架,转移一些城市功能;

3、杭州的堵车情况较为严重,一堵就是半个小时甚至个把小时,而温州在高峰时段虽然通行缓慢,但未达到杭州的严重地步。

4、温州这一年多的集中治堵以来,城区交通环境也确实得到了极大改善。BRT、城市轻轨等的建设,势必也能分担城区交通压力。

但部分车商有不同的看法。温州豪特雪佛兰4S店总经理徐维北觉得,“杭州作为省会城市,已经带了个头,温州说不定在不久后也会推出这一措施。”尽管限牌对车商而言是当头一棒,但他也承认这毕竟是治堵比较见效的一个手段。

此外,一个让人关注的事实是,去年5月份,杭州市交警支队一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杭州未将“限牌”纳入议事日程。如今时隔不到一年,限牌真的来了。

杭州的限牌究竟是否会起到风向标作用,尚未得知。但对不少市民来说,限或不限,都应该多听取民意,充分权衡利弊遮光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