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男子遭丧妻失业打击后言行异常将儿子囚禁3

2019-05-15 00:20: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男子遭丧妻失业打击后言行异常 将儿子囚禁3年

5月11日,吴大妈和老伴儿再一次来探望外孙。趁女婿童辉(化名)不注意,吴大妈迅速把准备好的小学课本,塞到一堆衣服下面,并给外孙童童(化名)使了个眼色以示书在那里面。 看着童童迟钝木讷的表情,吴大妈欲哭无泪。她不敢上前和童童说话,生怕他会因此挨打,每次来看外孙都只能默默地站在不远处。

童童今年11岁,今年本该上小学四年级了。3年前,童童的父亲因妻子得忧郁症自杀后,接连又受到失去工作的沉重打击。没多久,这位父亲的言行变得异常,在开始封闭自己的同时,还把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强行从课堂上拽回家。从此,童童被关在家里一直没去上学,过起了与世隔绝的日子。

与外界联系的,是一台老式收音机

“谁能救救我的外孙,让他上学啊。”吴大妈哽咽着说。这样每月一次的“探外孙”让她心力交瘁,心痛不已。“以前,童童还和我们说几句话;从去年开始,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只是点头、摇头;现在,对我们的问话,童童已经任何反应都没有了。再这样下去,孩子就真的毁了!”

据吴大妈说,女婿童辉今年42岁,过去在单位还是一个比较上进的医务骨干,曾被原单位送到上海去进修,拥有大专学历,在单位负责医务工作。

童童1岁8个月的时候,母亲因为和单位的同事闹了点矛盾,慢慢得了忧郁症,后来自杀了。“这件事给童辉的打击很大。”

3年前,童辉所在的单位被合并到另一个单位,原来所有的职工都被要求买断工龄。内向的童辉因此变得反常,他坚持要工作,不要买断工龄的钱。从此,他开始封闭自己,还把刚刚上小学二年级的儿子童童强行从学校接了出来,不允许童童跟任何人说话,不允许任何人到他们家,包括孩子的爷爷奶奶。因为岳父岳母曾经帮助他照料过童童,他“破格”允许他们每个月来看一次孩子,但是不能说话,也不能给孩子买任何东西。

自从被父亲关起来以后,童童就和外界失去了联系。如今,惟一能够让童童了解世界的,只有一台老式收音机。那还是在去年,看到童童长期与外界隔绝,吴大妈担心这样下去童童会变成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于是就把家里的一台老式收音机作为礼物送给了童童和他的父亲。

“因为没有交费,他们早已没有有线电视看了,被关在家里的日子,我没法想像他们是怎么过的?”当时,童童见了收音机,立刻就紧紧抱在怀里,怎么也不肯放手。“其实外孙可想和外界接触了。自从有了收音机之后,我每次去看他,都发现他抱着收音机在听。”

吴大妈说,童童被关起来的3年过得太可怜了,因为他不能和外界接触,他甚至连现在同龄人吃什么穿什么都不知道了。

因为没有什么生活来源,童辉很少出门,零食对童童来说简直是奢望。在夏天热的时候,童辉才会偶而给童童买根冰棍,每次童童吃完冰棍,都会把冰棍纸抚得展展的,贴在墙上。

“我看见了,心酸的不行,偷偷给童童塞点钱,希望他能有机会拿钱买些喜欢的东西。可是,有一次被女婿发现了,把我骂了一顿,还把钱摔给我了。”吴大妈无奈地说。后来,她又偷偷给童童塞了点钱,童童胆战心惊地收起来了,估计没被发现。

一提上学就要挨打

刚被父亲关起来的时候,有一天童童对姥姥说:“我想上学。”童辉听了火冒三丈:“你要是去上学,我就不要你了。”

没过多久,童童又提出想上学,童辉就用湿毛巾狠狠地抽打他。从那以后,童童就再也不敢提上学的事了。

去探望外孙时,吴大妈都会按时把童童该看的课本送去,希望童童有朝一日能出来上学的时候,不至于比同龄人落的太多。但她不知道这些送去的书童童看了没有,有没有被父亲发现,因此挨一顿打。

“以前我问他话,他虽然不敢回答,但至少还会摇头点头,可是现在,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了。”自从童童彻底不开口之后,吴大妈想了另一个办法表达自己的意思——写纸条。

每次去看童童之前,她会写一些纸条藏起来,趁童辉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塞给童童。上次她塞给童童的纸条上写着:“你可能就要出去上学了,记得要把我带给你的课本看一看,练习也要做,不然出来以后,你就跟不上同班的同学了。”童童看了以后,没有任何表情的样子,让姥姥几乎哭出来,“惟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他把纸条藏在身上了。”

吴大妈说,不知道父子俩这3年怎么过的。女婿身上没有多少钱,当时童童妈妈的钱他没要,单位给他买断工龄的钱也没要,就连吴大妈给童童的压岁钱也被退了回去。据吴大妈介绍,童辉原单位的领导曾去看他,给他带去了500元钱,却让童辉把钱摔了回去。

据同院的邻居说,他们几乎没有看见这对父子出门,只是不记得是在那一年的夏天,同院的几个人吃过晚饭在院子里纳凉,天已经黑了,他们隐约看见童辉带着童童从楼上下来,往夜市的方向走,没多久就回来了,提着一包显然是夜市上处理的菜叶。而在冬天,人们根本就见不到他们。

有人来劝都被打了出来

父子俩的事引起社会关注。2005年年底,社区居委会主任张健听到居民反映童童父子的事情后,决定帮助童童重新走入学堂。

“当我次敲开童辉家的门,表示想和他谈谈时,他却说‘谈什么,谈对象吗?’把我弄得哭笑不得。”张健去过好几次,都被骂了回来。其中一次,她刚进门呆了几分钟,没说几句童辉就拿起个铁扳子要打她,吓得她赶紧退了出来。据邻居们说,他们对童辉家门口的一把一米多长的铁扳子都印象深刻。

因为没钱换煤气,也不愿意和外人接触,所以3年来,童辉父子一直是用电饭煲煮饭吃。而这3年来,童辉没交过一分钱的水电暖费用,因为没人敢上门收。曾经有一个收水电费的去敲童辉家的门,结果刚进门就看到童辉手里拿着大扳子,吓得三步并作两步跑了出去,从此再也没人敢敲童家的门。

街道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几乎都去敲过童辉的家门,他们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太可怕了,我们再也不愿意去了,去了就是找骂找打。”

张健说,为了童辉父子的事,她和许多人一起想了很多办法,能找的部门都找了。张健甚至给市精神病院打了,“他们说随时都可以通过强制手段把病人接走,可是谁能确定他真的患了精神病呢?”

其实不仅是社区,童辉的家人也希望他能够去接受心理治疗,每隔一段时间,他的父母和妹妹都会给他做思想工作,有时候在门外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可是,童辉根本不让自己的母亲进门,3年来,童童的奶奶都没能见一下孙子。

当联系到童辉的母亲和他的继父时,他们说:“我们儿子他只是太想要一份工作了,他的精神没有问题。这也没办法,我们宁愿让孙子陪着他这样过下去,要是非把孙子接出来,他会自杀的,因此不能让孩子离开他。”

童童的姥姥却认为:“他们不能为了儿子就把孙子搭上吧,我还是希望童童能出来上学,即使不给我监护权也好,我愿意负担孩子的正常生活。”

张健对说:“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我们不能坐视童辉这样剥夺童童的受教育权和健康成长权,但是我们又不能破门而入,强行拉走童童。”她希望社会上的好心人也都能出出主意,让被囚禁了3年的童童尽快融入社会,走入学堂。”

体育木地板
魔芋种植基地
网上捕鱼平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