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

风电汏区尴尬弃风建议实施配额制0

2019-06-13 22:2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电大区尴尬弃风 建议实施配额制

冬至已过,朔风北来。根据天气预报,来自蒙古高原的寒潮大风,即将掠过内蒙古,11月中旬,4到5级强劲的西北风,即将一路南侵,影响整个华北的天气。

看到这样的天气预报,韩洪奎的心情很复杂。他是中广核宝力格风电场场长,该风电场位于内蒙古锡林郭勒盟灰腾梁地区,这是内蒙古风力资源的地区之一。韩洪奎说,越是冬季风力强劲的时候,越是风电遭遇调控的时候,因为,进入冬季之后,火电厂也兼顾供热,得到并优先权,风电运转更加难以保障。

内蒙古和蒙古、俄罗斯的接壤边境4200公里,10米高度的风能资源总量是8.98亿,技术可开发的量1.5亿千瓦,占中国技术可开发利用的量是50%,居全国之首。截至2011年底,内蒙古并运行的风电场有150户,风电装机达到1457万千瓦,位居。横跨三北的内蒙古,经过数十年的快速发展,巨大的风机和塔筒,遍及各个盟市,已经成为草原的又一景观。

然而,从两组数据来看,内蒙古这个风电大区矛盾交织。2011年,蒙西风电弃风比例23%,今年季度,这个比例达到了45.2%。而同时,今年4月26日,蒙西风电发电量占比创蒙西电新高,当日占比达到30.5%。一方面是蒙西大量风机闲置晒太阳,晾强风,另一方面是蒙西高比例消纳风电的神话,这两组具有强烈反差的数据,折射出内蒙古的又一焦虑:弃风严重。

风电困局

去年冬天,我们的风力发电成了内蒙古电的调峰工具。严格地讲,这是违法的。因为《可再生能源法》就是说要全额保障性收购。内蒙古电力协会风电分会秘书长李建春说。

风力发电在内蒙古能源结构的比例,已经由1%上升到15%,并由补充能源向替代能源过渡。风电也名副其实成为内蒙古的第二大能源。但2011年,内蒙古风力发电并设备装机容量1457万千瓦,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只有1752小时,是历年来少的一年。

新兴的能源基地锡林郭勒盟,是弃风严重的地区。锡林浩特市能源局副局长徐东升特别惋惜,他粗略算了一下,如果该市灰腾梁地区的风电,能保持70万装机容量的上电量、也就是一半儿的发电量,一年就能节省标煤8500万吨,换算成褐煤,就是1.5亿吨。1.5亿吨褐煤,又相应节省很多铁路、汽车运力以及燃油。

与电接纳风电的窘迫现状形成鲜明反差,电力巨头和各级地方政府投资风电的热情仍未消退。这是因为,在风电圈地的初期,赚钱与否不是主要的问题,对于国内几大电力巨头来说,攻城略地,占据的风资源更为重要。

在锡盟,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在新上火电机组的同时,必须同时上马新能源项目,大致比例为9:1,即上马900万千瓦的火电机组,必须同时搭配上马100万的新能源机组(以风电为主),由此,锡盟的风电发展,持续了数年的高歌猛进,但已积累了难以消纳的巨量风电负荷。

实际上,从去年开始,内蒙古的风电审批速度,已经明显放缓。去年,内蒙古下发《关于推进我区风电企业整合重组减少主体的指导意见》,在电消纳风电存在制约的局面下,要求五大电力为代表的发电企业,清理其遍布各盟市的数十个子公司。

今年2月,内蒙古能源局进一步要求:对2011年弃风比例超过15%的盟市,原则上不再核准风电项目。紧接着,国家能源局下发《关于印发十二五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通知》,内蒙古地区拟核准项目为零。

电建设难以一蹴而就,只能靠收紧风电扩产的口子来解决问题。因为风电弃风的现象,已不是一天两天了,电建设滞后无法快速改善,为了避免投资浪费,也只能是限制风电项目了。

自我消纳

既然风电送不出去,能不能想办法就地消纳?这是风电大区内蒙古所能想到的办法。

今年6月,内蒙古电力协会在锡林郭勒盟苏尼特右旗展开试点,用风电代替火电,实现就近消纳。不过,试点的先决条件是:苏尼特右旗位于蒙西电末端,当地的用电负荷,接近当地风力发电的总装机容量,这样就可以减少上传输。有风的时候,就用风电满足负荷,没风的时候,再通过蒙西电送电。

为了拓宽风电消纳途径,2011年,内蒙古能源局曾组织大唐、华电、国电中商等风电企业,开展风电供热试点。风电供热,就是在冬季后半夜弃风时段,用风电为城镇居民供热,目前已投产试运行。

风电代替火电,固然是个好办法。不过,这样的解决手段,对于解决风电剩余负荷,也是杯水车薪。因为,对于广袤的内蒙古来说,工业化刚刚起步,根本的问题还是负荷不足。缺少足够的产业和项目来消纳巨量的风电,那么,能不能引入高耗能项目,来消纳多余的电量?

而要引入高耗能项目,就需改变对高载能产业的态度,按鼓励发展的履行准入程序,不再以耗能高低的单一指标来衡量。今年9月份,内蒙古部分全国人大代表曾进行专题调研,并发表公开建议:在风电场附近兴建高载能产业项目,同时从政策上,推动风电直接与高载能产业结合。例如,中电投集团依托在蒙东霍林河地区煤、电、铝工业园区,进行微运行,消纳了当地30%的风电和光伏发电电量。

即便如此,引入高载能项目,也不能一举解决弃风问题,在风电储能方面积极进行探索,争取相关的示范项目落地,成为内蒙古的现实选择。

2013年,呼和浩特抽水蓄能电站台机组即将并,锡林郭勒盟也在规划抽水蓄能电站。所谓抽水蓄能电站,就是将难以消纳的风电,先转化为水的势能储存起来,在用电高峰的时候再进行发电。不过,抽水蓄能电站本身也要消耗能源,其解决风电储能的经济性并未得到业内的一致认可。

中广核宝力格风电场场长韩洪奎则认为,在弃风严重的当下,建设抽水蓄能电站,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水电本身就是清洁能源,搭配风电或光伏发电,新能源的稳定性能提高,有助于提高并比例。

建议实施配额制

国能源研究院副总经济师白建华认为,与风电高速发展相比,蒙西电的系统电源调节能力不足,为了给风电大比例接入,只能对火电采取停机与深度调峰的运行方式,这增加了火电企业经营压力。

就蒙西电来说,无论如何调配,风电和火电总是此消彼长。

对此,国能源研究院开出的药方是:将风电、光伏发电以及火电打捆外送到华北、华中、华东等负荷中心消纳。国能源研究院的研究成果表明,2020年,风电跨省跨区输送,与在省范围内消纳相比,可提升消纳规模1倍以上。其中,跨省区外送风电,应该超过三北风电基地风电开发规模2/3以上。在风电大规模接入的同时,通过跨区域输电,将消纳市场扩充到华北、华中、华东,弃风比例控制在5%之内。

在内蒙古电力外送通道严重滞后的背景下,风电和火电均面临外送困局。今年,李建春和内蒙古电力科学研究院共同发出建议。李建春认为,《可再生能源法》的第四条规定,国家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列为能源发展的优先领域,既然优先开发利用,就可以考虑实施配额制,为风电尽可能创造外送机会。

据此,李建春建议,火力发电企业应按18%的比例配额风力发电,年风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以2000小时起步;没有火电企业的风电企业,可以比照此办法和额度,允许其他火电企业有偿实现相应的配额比例。同时,在外送电量中,按50%的比例配额风力发电量。而在全社会中,风电上电量,占全社会用电量比例配额2012年按12%安排,三年内每年增长2.5%左右,到2015年力争达到或超过20%。

实际上,内蒙古的风电弃风现象,只是全中国风电进入瓶颈期的一个缩影。作为国家规划的两大风电基地,内蒙古的焦虑代表性。以节能减排为出发点,风电开发跑马圈地行将结束,空转的风机叶片不应只是壮观的风景,如何有效利用将是更大的课题。

刺激性接触性皮炎
商业零售软件
怎么样做好品牌策划,这几点是关键
分享到: